(第一建设卓深蓝)(第一建设卓深蓝)全文免费阅读(第一建设卓深蓝)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拈花不微笑

小说:现代言情

作者:馨隅

角色:第一建设卓深蓝

简介:世尊于灵山会上,拈花示众
是时众皆默然,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
世尊曰:“吾有正法眼藏,涅槃妙心,实相无相,微妙法门,不立文字,教外别传,付嘱摩柯迦叶
”这就是禅宗有名的“拈花微笑”的典故
得道众人识得拈花微笑境界的,也只迦叶一人,红尘中又有几人?
  世尊当年所传乃纯净无垢、淡然豁达、超凡脱俗、坦然自得、无痴癫妄想的心境
可真正论及,何人真能成就这化外高人?有时纵不贪心,造化却也弄人,拈花不能微笑,也就不奇怪了……

拈花不微笑

《拈花不微笑》免费阅读

第4章 初识

A中是整个东片地区最好的高中,几乎没有之一。这里教授的不仅仅是课本知识,更是一种人文精神。教会你彼此间亲密合作,教导你做个真正的绅士、淑女。

A中占地很广,民国的时候,曾经是一所著名的教会中学——时敏教会中学,后来五十年代初期改为A城中学。建它的是个名叫阿方索的意大利传教士。据说那人原来是个无神论者的富有的建筑师,后来生了一场大病,半死不活了好几年。笃信教义后,他的病居然渐渐好了。

阿方索坚信《马太福音》里所言:“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,对万民作见证。”又因为邻居家中国太太口中的描述,他觉得有义务将神的旨意带到这个神秘的东方国度,所以毫不犹豫变卖家产、离开妻儿来了中国。

来到中国后,除了传教,阿方索先生觉得,这个东方国度最迫切需要改变的就是中国的教育模式。他拿出自己的积蓄,又募集了不少善款,在A城修建了时敏教会中学。学校多为石材建筑。学校面山临湖。在我国,办事情自然得按中国风俗,捐赠善款的中国富豪们,请了风水先生选中了现在这个地址。按风水先生所言,此处背有依靠,湖水出自一眼活泉,灵气十足,若建校于此,必定人才辈出。

从建成至今80多年过去了,历届校友中,政、商两界名流不胜枚数。谁都清楚,入了A中,拥有的不仅仅是优质的教育资源,更意味着你拥有了无数名流校友,指不定哪天就成了自己人生中的贵人、资源。

A中学子们毕业后见着学长,常常流行的经典桥段如下:“××师兄(师姐),我是某某届的学弟(学妹),早在学校的时候就常听同学们(某某老师)说起您当年的神话。”有句老话,叫做千穿万穿马屁不穿,就算隔着数段光阴的同校情谊,能相帮处常常也就相帮了。

学校设施更是无可挑剔。新建的主教学楼是一栋底座方正的回字形石材建筑,保证了每个教室都有绝佳的采光和通风。主色调是意大利米黄,米黄色甚是耐得住岁月的摧残,就算岁月经年,加上绿植的影印,也会别有一番滋味。尖端是一个通透的玻璃采光井,据称是贝大师的又一力作。捐它的那个男人是个IT骄子,已经连续十年跻身全国富豪排行榜前10名。

周围回廊连接着几栋辅楼及学生宿舍,辅楼的风格和美泉宫相似。校园里百年老树随处可见。郁金香、鸢尾花、蝴蝶兰、山茶、杜鹃在不同的季节让这个校园更加美轮美奂。

汩汩而出的活泉水清冽着每个人的心。这里是全国唯一有中学生重力及流体实验室的高中。客座教师涉及各个领域,每周均有一到两次公共领域公开课供同学们选取,并且开设有法语、西班牙语、德语等多个语种选修课。

来这儿的有三类人:凭自身实力走进来的,凭经济实力挤进来的,还有就是凭家世背景淌进来的。但老师们不会只看一个人的家世背景或经济实力,对A中的老师而言,能力是说话的唯一标准,每一个学生以后都有可能成为光华万丈的太阳,哪会因为一时的月华,而抹杀可能冉冉升起的太阳?

每个年级设有12个班级,1-6班的学生要不就是成绩出众的,要不就是大富大贵的主儿。阿武从不讳言:“我们六个,除了第一和楚怀,还有慕白这个特长生,进一班全因祖宗荫功。”说着唱起了戏文“祖上积德,我们就是那乘凉的主啊。”唱完还摆了个高大威猛的造型,这个顽主!

阿武是我的发小,全名陈开武,成绩不算顶好,却是个高情商的主儿,懂得在适当的时候示弱、服小,但骨子里的傲气不容忽视。为人重义气,有时候却很冲动。打小我们俩就同桌,他又能够容忍我的洁癖,所以我俩比旁人更亲近一分。高一进班排位置的时候,他拎起我俩的书包,就抡到倒数第一排的座位上,座位的事情就在他的强盗行径中尘埃落定。

开学第一天,班上照例自我介绍。轮到我的时候,只有简洁明了的一句话:“第一建设,初次见面请多关照。”然后就看见一只纤细的手高高举起,在阳光下恍若透明。“Miss李,还能让第一建设同学给讲讲第一这个姓氏的典故,姓第一,第一次听说哎。要是能够知道这个姓氏的由来多完美啊!”

卓深蓝表面看起来是个沉静优雅的女生,在自己的爷爷面前却常常扮演无所不能的耍宝小超人。但新学校、新同学,开学第一天就脑袋脱线,举手问别人姓氏的由来,却是她绝没有想到的事情。

连她自己也不知道,那一天究竟是哪根筋搭错了线,听到有人姓第一,忽然就很想知道这个姓氏的由来。然后鬼使神差般举了手。

真应了一句话:冲动是魔鬼。如果知道这次举手会让两人纠葛一生,估计她会后悔,后悔自己居然以这样不完美的方式出场。N年之后,深蓝常常反省,一个人出场的气势绝对重要,如果不能气贯长虹,那就选择风轻云淡,免得某人总是得意,说是某女子主动以姓氏为借口,挑起他的注意,实则借机亲近。

卓深蓝话音刚落,早就有淘气的男生接了口,“对,给讲讲。”“我还知道第二梦呢,兄弟,顺便讲讲呗。”班上一阵哄笑。我这人一向大方,别人再放肆我一般只做不知。听到这清脆的、笑嘻嘻的、软软的女声,却不由一阵烦躁,我举了下手,老师示意我讲话。

慢吞吞站起身、不紧不慢的说:“南宋郑樵写了本《氏族略》,想知道的,自己动手丰衣足食,自然能满足你的好奇心。”老师愣了一下,下课铃声适时的结束了这一切。

事情却没有就此结束,下午到班,我刚坐到座位上,一个纤细的人影闪过,“第一建设,我查过书了。”“那又怎样?”我冷冷地抬眼,有一丝不耐,看到一双带笑的、亮晶晶的眼睛,笑起来像两弯月牙儿。那娇软的声线,像两汪深潭似的眼睛,吹皱了我一直无动于衷的少年情怀。

数月之后,我才深刻反省到,那一刻不是不耐,而是一颗少年的心在逃避,害怕生命中出现的第一个“妖女”。殷素素告诉张无忌,“孩儿,你长大后要提防女人骗你,越是好看的女子越会骗人。”在军营长大的我,早就跟着那些个新兵们一起阅尽金庸、梁羽生,书中的女子总是各色伶牙俐齿、聪明狡黠,像极了深蓝。而她比那些女子更多了丝温婉。好矛盾的组合呀!

我抬步走出教室。听到身后细细的咕隆声:“多好玩的事儿呀,居然有人对自己的姓氏由来不感兴趣?”稍停了片刻,然后听到“踢突、踢突”小跑的声音,一头柔柔软软却有几丝不服帖的发丝探进我的余光,“我告诉你哦,从第一到第八都是姓氏,可惜我知道的名人只有风云里的第二梦。不过不算我孤陋,实在是这姓氏太罕见了……”这丫头锲而不舍地在我耳边碎碎念。如果她恰巧稍微转下头,就会发现身边的男孩眼里满是笑意……

预备铃声响起,我回到座位,阿武凑过脑袋:“老大,什么情况?卓深蓝不会看上你了吧?”见我没反应,又不怕死的加了一句:“小美女一枚,声音好听,性子又好,刚好和你互补,你太冷了。”

我的心中不由飘过那双亮晶晶的眼睛,也记住了那个名字——卓深蓝,却故作不在意的赏了阿武个爆栗子。阿武怪叫了一声:“开个玩笑而已,干吗打我。真有风吹草动,我们谁敢匿而不报?你可是第一家和白家两家的宝。你要是早恋,知情不报算是重罪啊!不过我真的很期待能够整治你的那个女生穿过云雾,华丽登场。”

打那之后,近两年的时间里,我和深蓝之间居然没有太多的交集。深蓝是个快乐的女生,成天步履轻快,很快在班上有了一堆朋友。不过不包括我们5个,因为她的死党居然会是周亚男,江南美女和假小子,挺有意思的组合。

有时候,我会不由自主看她,看她左边的小酒窝,跟着长长的马尾,左摇右摆、晃来晃去。仿若春天毛茸茸的柳絮轻轻飘过我的心尖,痒痒的,柔柔的。这个时候,我便会自我解嘲,觉得肯定是阿武的话影响了我的思维。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受想行识亦复如是。”常听张妈念经,我也会那么几段。却发现就算念经,也撵不走入梦的女孩。

卓深蓝和周亚男坐在第三排,和我们隔了几排,因着周亚男的关系,很少讲话。至多,路上见到了,卓深蓝会笑嘻嘻的,带着快乐的颤音:“早啊,第一建设。”就如同对待班上其他42个人。我颔首,却放不下大男生的矜持,也总觉得声音堵在嗓子里就是说不出话来,心中却不知默默回了多少遍:“卓深蓝,早啊!”

转载请注明:《(第一建设卓深蓝)(第一建设卓深蓝)全文免费阅读(第一建设卓深蓝)小说全文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