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繁,赵芬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《老子是全村的希望\/老子是全村的希望》小说最新章节

小说:老子是全村的希望\/老子是全村的希望

小说:现代言情

作者:锦鲤如我

简介:得神龙传承,山村小子乐哈哈……春溪网小虾,赶鸭入湖捉河豚,夏池采莲藕,摘点紫葚解馋哟;秋窜花田寻蜂蜜,林间野枣酸溜溜,冬挖寒笋扔雪球,撵着野猪满山走
调喜膳,熬糖人,舂年糕,打蜡酒,一年到底乐悠悠
忙时草帽戴,农闲直播有搞头,放纸鸢,沾知了,抖蟋蟀,戏黑熊,掏螃蟹,摸泥鳅,暴躁竹鼠在线打架牛!又是一年好时节,稻香里,清风中,少年追黄狗……

角色:贺繁,赵芬然

老子是全村的希望\/老子是全村的希望

《老子是全村的希望\/老子是全村的希望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一章 山神庙奇遇

清河村,位于群山环抱之间,风景迤逦。

又因山村地理偏僻,地势崎岖,连公路都通不进来,导致这里的生活极度贫困。村里面的青壮年都会选择去城里打工定居,导致村子越来越败落。

泉水叮咚,佳木葱茏,即便是炎热的三伏天,位于山坳处的清河村,也带着一丝丝清凉。

贺繁穿着一身破旧迷彩,提着一根旧猎枪,攥着一只弹弓,身后跟着一条摇摆着尾巴的大黄狗,正在山间转悠。

放暑假了,田里也没活,他出来就是想打些野味尝尝。

大黄狗窜来钻去,有些热了,见到前方一条小溪,连忙跑过去呱嗒呱嗒喝水。

“怎么搞的,都转悠半个小时了,别说野兔野獾子,连只野鸡都见不到。”

贺繁皱着眉头嘀咕,以前他来打猎的时候,山上猎物可是不少的,时不时能见到,就算打不到,至少得见个影啊!

继续深入,越走越偏僻,荆棘也多了起来,贺繁不敢往前乱走了。

一般山民打猎,都是在群山外围,不会进入人迹罕至的云雾深处,那里危机四伏,不说碰上猛兽,被毒蛇毒虫咬一口就麻烦了。

“汪汪汪!”

大黄狗突然咆哮起来,还小心翼翼的后退几步,熟悉这货的贺繁连忙攥紧猎枪。

前方密丛中,骤然奔出一道矫健的影子!

贺繁被吓了一跳,至于刚才咆哮的大黄狗,更是撇下自己的主人,一夹尾巴,就逃跑了。

贺繁先是被大黄这只丧家之犬气得牙疼,真是太他娘的丢人了!

不过当看清眼前出现的不速之客时,他眼珠子一下都绿了。

“野山羊!”

面前的这只野山羊虽然不大,但怎么也有几十斤,要是猎到了,送到羊肉馆至少能卖一千块!

“大黄,追!”

贺繁大吼一声,同时朝着野山羊追了追了上去。

本来大黄狗逃跑很远了,听到主人喊他,下意识的掉头一看。当发现原来惊到自己的家伙居然是一只逃命的山羊,顿时狗胆又升了起来,嗷呜一声折返冲了回来。

即便是一只土狗,奔跑起来速度可远远胜过贺繁。

野山羊看起来刚成年,蹦蹦跳跳,身体歪歪扭扭,仔细看便发现它后腿弯曲着,显然是受伤了。

贺繁大喜:“它受伤了,跑不快。大黄,给我上!”

仗势欺人的大黄狗,更加神武了,无视荆棘草丛,一路狂冲,吓得野山羊拼命逃窜。

大黄狗也穷追不舍,不时咆哮几下,几次都差点咬到山羊。

贺繁也在后面追,不过根本追不上,很快,一狗一养就消失在贺繁的视线中。

一直追了很远,前面传来大黄狗的咆哮。

“前面就是山神庙了。”

遥遥的,贺繁就看到一座破旧不堪的破山庙。

这山庙不大,就是一间造型古怪的大房子,在民国时代曾是祭拜山神的地方,后来附近村庄搬空了,也就荒废了。

以前贺繁来过两次,知道里面是空空如也,什么也没有,墙壁斑驳,木梁腐烂,仿佛随时都能倒塌。原本还有乞丐居住,可后来瓦片都碎了,连乞丐都不愿意呆了。

“澎!”

风中传来一道响亮的猎枪声。

正奔跑的贺繁不禁一愣,难道还有其他人在这里打猎?

担心大黄狗的安危,贺繁连忙吹了一个口哨。

很快,大黄狗夹着尾巴跑了过来,看上去有些狼狈,还躲到了贺繁身后,仿佛受到什么惊吓。

“野狗呢?野狗跑了!老子还想吃狗肉呢!”

“那不是野狗吧,应该是附近山民养的土狗。”

“哈哈,幸好那条土狗咬住山羊脖子,让我们白捡了货,不然,我们这趟都得空手而归了。”

随着贺繁靠近,便听到山神庙里传来三道声音,两男一女。

贺繁明白,肯定是进山打猎玩的城里人了,估计躲在山神庙里避暑。

“哎,有人来了,那条土狗也来了!”

很快,三人也发现了贺繁的靠近,尤其是当看到贺繁身后跟着的大黄狗后,都知道自己是抢了人家的猎物了。

两位青年,一位身穿黑色运动服,手里提着一只驽,另一位吊儿郎当像个混混,花衬衫沙滩裤,一手提着猎枪,另一只手则提着那只死去的野山羊。

还有一位带着鸭舌帽的长发女子,画着浓妆,手里拿着手机,正对着山羊拍照片。

贺繁看着他们,抓了抓脑袋,伸手一指山羊道:“这野山羊,是我的猎物。”

通过之前听到的对话,贺繁清楚,这只野山羊,是被大黄给咬死的,这三人只是捡了便宜。

“你说你的就你的?”穿着花哨的青年目露不屑,三角眼一斜贺繁:“这山羊是我们打死的,而且现在在我们手里,你唧唧歪歪个毛!”

那女子脸上也满是鄙夷之色,靠在花衫青年背后,嗲声嗲气道:“花哥,你看他那土样,太野蛮了!这些山里的村民,一点礼貌也没有。”

“打了一天猎,才打到一只猎物,你小子想抢?给我滚,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,花哥,蜜蜜,我们走!”

黑衣青年也很社会,暴躁的咒骂一句,满脸不耐烦,带头就走。

“走走,回去,今晚在碧水人间可以好好吹嘘一下了!那几个鳖崽子还笑话老子,不就是打猎么,老子也在行!”

花哥提着山羊就走,根本不理会贺繁。后面叫蜜蜜的女子,一脸得意的跟在身后,还调戏似的对贺繁抛了个媚眼。

“算了,真倒霉。”

贺繁摇了摇头,碰上社会哥,惹不起只能算了。

“汪汪汪!”

可大黄狗一见社会哥要把猎物带走,顿时急了,不禁狂吠起来。它可是清楚,只要打到猎物,晚上自己也会有肉吃的。

而且这山羊是它咬死的,现在主人也在这,岂能怕这些家伙?

“啊~~”

大黄狗凶残的龇牙咧嘴,吓得叫蜜蜜的女子尖叫起来,花哥也紧张的后退一步,顿时脸色涨红,恼羞成怒道:“老子打死你这个畜生!”

说完他直接扔掉手里的山羊,举起猎枪对准了大黄。

“住手,你想干什么!”

贺繁一见花哥居然想要用猎枪打大黄,吓得一个激灵,他一脚踢开大黄,同时大声喝止。

大黄也聪明的很,一见有猎枪瞄准自己,它可是清楚这东西的威力,立刻朝着附近草丛蹿去。

“澎!”

花哥毫不犹豫的一枪打出,枪管冒出一道青烟,不过大黄狗跑的快,没有伤到丝毫。

“老子今天打烂你!”

花哥一边装弹,一边朝着草丛方向追。

“站住,你别太过分!”

贺繁怕大黄又绕回来,被花衫青年打死,顿时也急了,连忙阻止。

“滚!”

花哥大怒,一脚踢向贺繁,贺繁猝不及防被一脚踢翻。

花哥转头看向大黄时,发现早已经没有狗影。

“你他吗的敢拦老子!我让你拦!”

花哥逮不到大黄狗,被踹翻在地的贺繁成了他泄愤的目标,他又扑了上去再次将贺繁踹翻,然后一顿拳打脚踢。

“草,小鳖崽子,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东西,吗的,还敢瞪我?我他吗让你瞪!”

花哥未成年就开始混社会,打架斗狠是家常便饭,对付贺繁这种菜瓜真的跟打靶子一样。

他见鼻青脸肿、满嘴是血的贺繁还敢瞪自己,怒向胆边生,抡起手上的猎枪,一枪杆子敲在了贺繁的脸上。

贺繁只感觉脑袋一懵,天晕地旋就失去了意识。

“花哥,快点走吧,别打死了。”蜜蜜有点害怕了,怕弄出人命,连忙喊了一句。

花哥吐了口唾沫,骂道:“废物,这么不禁打!”

经常斗殴的他根本就不在意后果,而且这荒山野岭的,对方一个山民而已。

三人骂骂咧咧的下山。

大黄狗不知什么时候跑了回来,看到贺繁晕躺在地上,低声哀嚎起来,咬着他的衣服扯了半天,可贺繁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
天色渐渐暗了下来。

一片片乌云自东南方涌了上来,大黄狗趴在贺繁身边,抬头看了看变阴沉的天空,又急的吼叫起来。

六月雨说下就下,很快就是滂沱,昏迷中的贺繁都感觉到浑身发寒,耳边传来熟悉的狗叫。

他挣扎着爬起来,头晕眼花,却发现大黄狗在雨中瑟瑟发抖,却兴奋的看着自己。

“死狗!”贺繁骂了一句。

雨太大了,电闪雷鸣,他晃晃悠悠的走进山神庙中避雨。大黄狗急忙跟上,进庙以后找了个角落趴下。

山神庙中空荡荡的,只有一尊陶泥塑造的山神雕像,因为时间太久,上百年了,山神雕像皲裂开缝,多处残缺。

“咔嚓!”

天空一声炸雷,整个山神庙都微微颤抖,屋顶上还有一些土石洒落下来,把贺繁吓的不行。

大黄狗已经躲到贺繁身后,缩着脑袋,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。

“咔嚓!”

一道贯穿天地的白光,似乎就在眼前,贺繁下意识的闭上眼,脚底凉了!

“这闪电就在眼前,老子要死了!”他心中瞬间闪过这个念头。

接着,他只感觉全身一麻,耳朵嗡嗡作响,接着,在轰轰雷鸣中,他勉强睁开眼睛。

自己没有死,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目瞪口呆。

此时,山神雕塑已经被劈成两半,被劈开的雕像中间,一片淡蓝色的鳞片正徐徐旋转着。

贺繁以为自己眼花了,使劲揉了揉,再看,发现这古怪的鳞片还在!

山神雕像的裂缝处,还有电光流转,而这片碧蓝色的鳞片,却如同活物一般,悬浮其中,表面仿佛有层层叠叠的水波,美轮美奂。

“这什么宝贝?藏在山神雕像里面?”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